i8小时logoi8小时首页 0731-85523080

对话新希望首席数字官李旭昶:数字化改造的逻辑不是一味追求高大上

6-25-2023 i8小时协同办公 阅读 32

AI新时代,农牧企业的数字化改造之道。

当今时代,各行各业都在被数字化浪潮席卷和颠覆,大数据和AI技术也逐渐成为企业在新时代发展的一把利器。

 

无论是从建筑工业、农林牧渔到食品消费行业,还是从原料生产、运输物流到终端营销,数字化技术已经渗透到方方面面。但相比工业时代的消费品,传统农牧行业的数字化升级显得略有不同。

在黑灯工厂,普通消费品可以在无人甚至无光亮的条件下按部就班地生产,但农牧行业经营条件的特殊性,则无疑提升了数字化生产和管理的难度。

传统农牧企业应该如何应对数字化浪潮?近日,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专访了中国规模最大的农牧全产业链集团——新希望集团首席数字官、数字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李旭昶,试图从智慧农牧业、多元化产业协同等角度一窥农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之道。

 

 

 数字化“登高”      

 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新希望集团(下称“新希望”)的数字化进程经历过哪几个阶段?

李旭昶:新希望的数字化经历过两个阶段:第一个阶段是信息化,所有业务板块的管理运营都基于线上软件;第二个阶段则是全面进入数字化和智能化。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,集团发展数字化一定要对业务产生实实在在的价值,例如创新价值、体验提升价值、降本增效以及生态协同价值。

2022年是新希望数字化登高计划元年,集团通过卓越供应链、卓越生产、卓越营销三大业务实现业务板块的数字化卓越运营。

具体落地到产业板块,集团设立了六个灯塔项目群,分别为智慧猪场、川娃子智慧供应链、乳业鲜活go2.0、乳业数字化工厂2.0、乳业食安全链路追溯以及冷链数智化产品矩阵。

今年是集团卓越数字化登高计划第二年,集团希望通过建设食安追溯体系、安全生产体系、建成数字中台、并通过飞书与业务融合深化应用建设,聚焦卓越运营,提升数字化全域治理水平,加速高性价比产出。同时,为了继续扩大“灯塔”效应的深度和广度,集团还设立了精益能源管理、智慧医疗、数智团餐、房产与物业全数字化运营等15个产业灯塔。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新希望的数字化和智慧化升级是通过哪些手段和工具实现的?

李旭昶:在信息化年代,公司从第三方公司拿来一套成品软件,进行简单的二次开发后基本就能投入使用。但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,传统的方法已经不再适用了。

因为过去很多公司的需求都是实现集约化经营,一套成熟系统就可以满足所有需求,但随着企业和业务的不断革新,需要更好的数字化工具来与业务进行更便捷的配套,以达到供需平衡。

新希望集团和各板块数字化有一个特点,即"721原则":企业70%要解决的问题是各个产业共通的;有20%是板块之间的侧重点和差异化的问题,这需要数科集团深入各个板块,提供领先的产业解决方案;另外10%的问题是对同一赛道里的分(子)公司来说的,是指具体业务的差异,这又要求数科集团的服务遵循业务化的原则,用数字化的方法去帮助每一家分(子)公司梳理业务全流程,从业务角度降本增效,建立核心竞争优势。

因此对于基础性的工具,例如对人财物的管理,属于产业共通的范畴,新希望可能仍会采用合适的成熟软件。

而对于绝大多数处于变革之中的业务,从市面上没办法找到现成的软件和工具,因此这部分我们就会自己研发。

 

 产业协同与落地      

 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以灯塔项目为例,新希望产业板块的数字化具体是如何落地的?

李旭昶:以智慧猪场为例,新希望通过设置环控和报警设备,实现了从饲养到称重的全流程数字化。在数字猪场,不仅有设备在线监视,视频巡查生产报警,还可以进行精准饲喂异常纠偏,极大程度提高了喂养效率、节约了人力。

再比如,新希望智慧冷链体系就通过建设“仓+配货”一体可视化,提升了算力水平和管理精细化。效率方面,新希望冷链系统应用实现了整体库存周转下降20%,临期库存下降40%,调度时效从4小时降至10分钟,物流成本更是下降10%。

至于新乳业的食安追溯体系,则更体现了产业数字化升级的必要性。目前,新希望乳业已经实现了全链路食安信息共享,从收奶、生产、检验到仓储,全程可追溯。

通过食安预警,可以直接与政府监管部门对接。整个业务板块精准内控合格率提升3.8%至95.4%,追溯效率也从3小时缩短至10分钟。

食安追溯在提升效率的同时推动业务更加规范。例如低温奶出厂需要出具质检报告,但多数情况下,检测报告出具不及时,甚至在装车发货前都不能获取。

食安追溯体系通过数据的打通,使得发货前即可获取检验报告,保证消费者在扫码追溯时能看到完整的追溯信息,同时一旦发生产品质量问题,可以立即追溯物流信息,进行拦截或召回。

食安追溯体系还有一个衍生价值。新希望乳业通过向政府部门报备产品信息,进而打上政府标签(二维码),进而提升产品“健康安全”的可信度。另一方面,食安追溯体系和政府监管部门打通后,在营销端也能对产品销量有所促进。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在各产业板块协同方面,新希望是如何通过数字化体系提升运营效率的?

李旭昶:过去产销不协同,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库存率:一批货生产出来没人要,或者拿到新订单又要赶生产进度。原料库存降低了多少,必须要拿指标和数据说话。

而川娃子智慧供应链的建成,通过需求预测和产品交付策略的差异化实现了产销协同,使得需求预测准确率达到60%;订单达成率从6%提升至92.22%;原辅料存货呆滞率下降至6.2%。

同时,新希望集团还打造了运营数字中台,主要目标是压降六费、提升人效和财务运营效率。今年我们把安全生产、食品安全、数字化风控以及数字化审计等内容不断加入数据中台,进一步提升集团整体的运营效率。

另外,要提升集团产业板块的财务周转率,自然也要利用数字化工具。过去,我国绝大部分企业的财经数字化都是从财务电商化开始。

现如今,财经数字化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业务财务一体化、管理会计(即管理各种预算成本,做到数据的可视化)以及战略财务。第三点尤为重要,为了达成集团的战略目标,财务体系需要监控运营,在数据可视化的基础上,再叠加大数据和AI工具,以此提升财务的周转率。

至于变数最大的人,自然也需要数字化体系来进行降本增效,主要包含数据成本、人力成本和人效提升三个层面。

目前,新希望每个部门都拥有自己的HRBP,通过和业务进行绑定,部门的人力资源策略和举措都要和业务进行匹配。

具体到个人层面,这个人是否要进行晋升,需要有大量的数据作为支撑——在他入职第一天,所有信息都已经记录在案,因此在决定人选留用问题时,有结构化的数据作为佐证。

而这些数字化举措的底层逻辑都是,杜绝“三随意”:

一个项目做得七七八八,还没有完整进行评估就随意上线;

随意上线之后随意推倒重来;

随意对第一期没有做好的项目启动二期,即给第一期项目“擦屁股”。

集团业务板块复杂,产业链条长,最要警惕各板块独立运作时出现“三随意”现象。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农牧业向来和乡村振兴息息相关。新希望是如何利用数字化工具和技术,助力地方经济打造产业新引擎?

李旭昶:目前,我们已经和新腾数致(由新希望和腾讯共同投资组建)合作通过预制菜赋能地方经济。

例如在某个县城,比较突出的农产品单品是猪,但是名气不够大,所以当地猪的产能本地自己就消化了。

新希望试图帮助县级政府将类似的单品打造成爆品,通过养殖帮扶、改进饲料配方等手段,将整个产业链进行升级。再通过原料收购与新腾数致进行合作,将原料做成预制菜,将产品风味保留,最后再帮助这款爆品进行营销推广。加之新希望的食安溯源体系,爆品预制菜更有了品质保障。

新希望通过类似的数字化手段,做整个产业链的爆品建设。打造“一县一品”,使数字科技成为乡村振兴的重要抓手。

 

  数字化的边界      

 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新希望的数字化升级逻辑是从上到下,还是自下而上?在推进过程中,可能会遇到哪些阻碍?

李旭昶:新希望的数字化最开始并没有一套既定的打法,因为数字化改造启动之初必须获得一致认同。

例如今年集团数字化的主要抓手是什么,一定是通过多轮讨论,并且和产业同事聊聊他们的关注点在哪里,再回到产业总部看看部门总裁是否也在考虑这些问题。从集团总部到职能部门,必须求同存异,从上到下取得一致,再进行落实。

否则就有可能出现下面吭吭哧哧搞了半天、结果产业板块经营决策层不认同;或是出现集团总部决策层不认同的情况,导致最终大家做了无用功。

从上到下还是由下至上并不重要,关键在于一定要结合每个产业不同的特色,只有上下都认同,高层才能进行组织变革,通过激励手段加速进程;执行层才能认清革新方向,全身心投入,共同搭建起共学、共商、共建、共享、共学机制,有商有量,互助协同。

总而言之,新希望改革的原则是:上下结合,以终为始。

「界面新闻·创业最前线」:新希望通过数字化对产业板块升级的成果累累,那么数字化能否完全取代人工?数字化技术的边界又在哪里?

李旭昶:以养猪为例,对于会养猪的人而言,数字化技术能够给这些人赋能,如虎添翼。猪要养好,需要满足四个要素:第一是流程标准化,第二个是环控,即对于猪场温度湿度以及氨气浓度有精准化的控制,第三是设备自动化,第四是人员管理。

数字化技术能够提升效率,但它并不代表一切。

智慧养猪非常复杂,并不是说通过技术判断一头猪的肥瘦、精准控制饲料就是智慧化养猪。

这其中关乎到成本和实际操作落地问题,毫米级别的精细化养猪做试点或许可以,但大规模推广成本高、执行困难大,性价比较低。

比如我们也尝试过一些智慧化的技术和设备,包括一些很炫的东西,例如自动打针机,但这些东西看起来有用,但实操起来猪在现场根本不会配合。

所以,农牧产业的数字化改造升级不能一味从追求高科技的角度看待,而是要通盘考虑实用性、适用场景以及性价比。

举一个反例,通常猪场的氨气浓度都很高,这就导致很多设备装上就坏,农牧业产业不像工业产品那样可以黑灯、自动化生产,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

坦白讲,养猪并不是一个纯粹靠科技可以解决一切的事情。猪养得好不好,最重要的指标还是养猪成本控制在什么水平,毕竟高于成本线就会亏钱。

新希望智慧养猪的逻辑是:“看得清”“管得住”“算得赢”,而不是一味追求高大上。

过去行业里有一个错误认知——大型养殖企业最终会把中小型农户干掉。但实际上后来我们发现,大型企业可能还养不过中小农户,他的养猪成本甚至比你还低:就几个人天天在猪场转,比什么高科技手段都强。

这也是“会养猪”和“用心养猪”的区别,黑科技并非一味高大上,数字化也有它的边界。这是新希望智慧养猪的逻辑,也是新希望数字化转型的一贯原则。

 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创业最前线”(ID:chuangyezuiqianxian),作者:冯羽

上一篇
下一篇